Friday, August 22, 2008

谈何容易?

奥运金牌梦破灭, 许多人怪罪于李宗伟打得太烂, 让林丹两局直落轻取之。

有者说"林丹佔天時地利优势", 有者道"宗伟体力耗尽"。

我不是羽球教练, 亦非体育版记者, 不敢妄下评论。但是, 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是 : 李宗伟决赛的处境与心理状态, 我理解, 且深深地体验过。

1988年,我是马大中文系学生。那年,马大华文学会主办第一届全国华语大专辩论比赛。马大身为主办单位,将派两支队伍参赛,即马大A队及马大B队。

较早前,曾经是槟州中学生华语辩论赛冠军队代表的我,在中文系的辩论会上因表现不错而被选为马大A队的代表。

举凡马大生都知道, 纯中文系生组成的马大B队的实力比马大A队强得多, 但是却在半决赛中不敌理大(该队的结辩是郭素沁!)。B队输了,A队这匹黑马竟然告捷称冠。

实际上,马大A队在第一场比赛上差点就让我给拖垮。

先说我的队友,三位来自法律系,另一来自理学系。

这是第一届,由马大主办,比赛场地在马大,马大辩论队可说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之势。马大的如意算盘原本是:决赛马大A队打马大B队,自己人打自己人。

第一场,马大A队决定由我当主辩,三位来自法律系的队友分别当一辩、二辩及结辩。身经百战的我,多日不眠不休的备战已饱受压力,但是更大的压力是来自三位口才了得的队友及马大师生的冀望。

果然,轮到我发言时,我的脑袋一片空白。主辩稿我已背熟,但是头脑、舌头、眼睛等似乎都在我的掌控以外,我实在无法让它们听我的使唤。最终,我大部分时间都在拿着稿照背。我的心仿佛被巨石压得即将窒息,我的脑海中出现的不是之前背熟的稿,而是“一定要赢”、“不可以输”等。我甚至不晓得我是怎样站起来,如何做下去的。幸亏队友们很强,在他们的“抢救”之下终挽回大局。

这场比赛是我人生的转捩点,它使我领悟到我的弱点:我无法承受重大的压力!

原本要攻读政治系,立志要从政的我,在赛后不得不重新规划我的将来。( 感激辩论赛,使我没有成为“政客”,不然308政治大海啸过后不知何去何从!)

我当时背负的是千余名马大师生及马大支持者的冀望,但是李宗伟背负的则是全国两千三百万人民的冀望!(个人认为: 百万奖金何尝不是另一种压力?!)虽然经过随团心理医生的辅导,但是谈何容易啊!林丹的确技高一筹,但宗伟的惨败许多时候是由于自己频频失误。频频失误的 原因是 — 被压力打跨。

冷眼旁观,你固然可以“冷静”地作出分析与批评,搬出一大堆理论;但是“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宗伟,安能感受宗伟之压力”?

5 comments:

badminton lover said...

you're not chong wei...n u said that we're not him we don't know his feeling & pressure. but miss chong...you're not chong wei too...n how can u know his feeling?

Anonymous said...

haha.."miss chong"...

law chuan zheng said...

pn chong...

Anonymous said...

Pn. chong why so long nvr post new post liao der?

ZYH said...

我是宇晖,也是来自马大辩论队的,刚刚毕业两年。突然间在网海里找到你的部落格,惊觉原来你是马大的前辩手,请问有什么方式可以联络到你呢?因为马大辩论队其实还有很多很多“老”教练常常回来教导马大队。我们都很珍惜当年创队的每一个人。。

还有,请问你1988年的队友是谁?是林云龙还是吴兆坤呢?无论如何,真的很开心可以遇见你,希望我们会有机会再联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