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3, 2009

一个居家隔离者的家属的心声


(图片来源:中国报新闻网)

A(H1N1)型流感在国内迅速蔓延,人心惶惶。

吉隆坡州立华小5I班一女生一家11口从澳洲墨尔本度假于16日(周二)早上7时搭乘亚航XD7 2723回国,并在周三及周四到学校上课,较后出现发烧的情况。星期五,女生没来上课,到医院求医后被确认感染A(H1N1)型流感。

很不幸地,女儿也是州立华小5I班的学生!虽然如此,患病的周同学之座位与女儿的座位相隔甚远,且女儿与她没有没有近距离接触,所以我并不担心。

校方采取紧急应对措施,全面关闭该校的5I班,防止疫情扩散。当天下午5许,班主任拨电通知我女儿全班要被隔离一周。

6时许,卫生部拨电来查询校方可有通知孩子应被隔离,并劝告家长不可让孩子外出,若孩子出现A(H1N1)型流感征兆应立刻与该局联络。同时,该官员也提供该局的电话和手机号码以便有必要时联络。当时,我还询问该官员我是否需要自我隔离,因为我是教师,每天与许多学生接触。该官员说只有与病患有第一层次的接触这才需要隔离,其家属倒不必。

周六(20日),我校办教师激励营,全体教师共乘两辆巴士到新古毛的训练营参加集训(有约20名教师自己驾车去)。前一个夜晚,我已拨电告之校长女儿同班同学被确认感染A(H1N1)型流感一事,并征询校长的意见。校长说我们以教育部和卫生部的指示为依据,即我必须照常上班。

但是,有同事在我背后说:"赶她回去啦!"

我没亲耳听到。我虽然理解同事们对流感恐惧的心理,但是看官——这语气、用词等,是否与一位为人师表者相符?

星期天(21日),州立华小再出现两宗A(H1N1)型流感本土案例,该校须从本月19日关闭至26日,2100名师生及校工皆居家隔离7天。(其实20日傍晚已确认一宗同班同学为本土感染病患。)

我再次请示校长我应该怎么做。校长还是老话一句:照章行事!

因此22及23日(周一及周二),我照常去上课。

然而前天(22日),一位老师问我孩子:“你为什么还来上课?你应该在家隔离!”(儿子在我校念书);一位同学也向他的母亲投诉老师问他有弟妹在州立求学,为何他还来上课。

昨天(23日),一位男同事对我说:“你不应该来上课。你的女儿被隔离,你也应该被隔离。为了你自己,为了别人,你不可以来学校!”

我说:“我是一名公务员,我遵从上司的指示。此外,教育部和卫生部也没我只是我应该自我隔离。”

今天(23日)一早,我第三次问校长:“我应该来学校教书吗?还是应该回家?”

校长说::“你不可以回家,你应该照常上班!”不久,校长出外去参加会议。

早上11点,副校长叫我去办公室。原来一群家长和教师向在外头开会的校长施压。有位家长要校长叫中二其中两班(有一班是我儿子的班级)有弟妹在州立华小念书的同学戴口罩,并安排这些同学坐在较远处;教师们则询问校长他对这些高风险群采取什么防范措施?

我对副校长说:“我可以理解他们的心理。我会叫我的儿子带口罩,至于我自己,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

我不是病患,我的孩子也不是病患,但是一些同事突然对我“敬而远之”,“相见如冰”,甚至要“驱赶”我!

我何错之有?何罪之有?

副校长的先生是医生,她当然知道这是“防不胜防”的瘟疫,重点是在于提高警惕,保持卫生和照顾自己的健康!她对我苦笑以示同情。

套郑丁贤今晚见报的文章:"A型流感,我也知道,它可能就在身邊。然而,你躲得過它嗎?你能夠因為它,而改變原本的生活嗎?不能。就因為不能,所以,你就必須正常的面對它,以正常生活來克服它。我覺得馬來西亞政府和人民,都似乎過於敏感了,接下來,就可能變成恐慌了......這並不表示對A型流感可以掉以輕心,而是要以健康和積極心態來面對,不是過敏和恐慌的,把它當成世紀瘟疫。多洗手,多運動,多休息、補充營養,加強免疫力,過正常生活,一切OK。"

我的际遇,与周家堪称同病相怜。当然,周家的心情更为沉重。一家11口回国后,四人染疫已属不幸,还要面对千夫所指,叫他们情何以堪!

这时,我不禁想起天真无邪的女儿和她的几位同学的谈话。

在得知周姓女生感染A(H1N1)型流感的那天,几位班上的同学通过电话和MSN互通讯息。

且听她们怎么说:

“XX 真可怜,不幸的得了流感。”
“是咯,必须住在医院,还要打针吃药。”
“听说要住很多天,连电视也没得看,家人也不可以去探访她。”
“她好可怜哟,希望她早日康复咯!”

小孩尚且有恻隐之心,而大人呢?“相煎何太急”啊!


(感激坐在我周围的几位同事这几天来对我“不离不弃”。谢谢你们!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祝你们平安,也祝大家平安!)

13 comments:

thepplway said...

姐姐别伤心,知道有这样的人就好了,我写了一篇投去当今大马,不知道会如何处理,所以暂时不张贴。

无论如何,流感也可以看到人性的脆弱与自私,感恩吧。

黑翼 said...

人类对于“无知/不知”的东西总是感到恐慌

也许
对他们而言
病者有病,病=危险=有可能致死(目前极少数的死亡病例)=死亡危机

人类对于死亡危机,又是保持怎样的态度呢?
恐慌,远离之,疏远,排除(你死好过我死)


其实病疫的自然有病疫的处理方式。
正常生活依旧得照常过,
只是在过着之余,多注重卫生和健康意识。

如果说死亡危机,大马每天的死亡车祸才更恐怖,又不见得有人疏远驾驶者?

差异在于,人驾我也驾,无须疏远。

而病情则是人有我没有,所以你死好过我死。

这就是所谓的人类。

祝福大马人个个安康

Chong SL said...

求真:

谢谢谢谢你拔"笔"相助。


黑翼:

我认为官方的反应太过敏感了。倘若下周某学生在补习中心/购物广场/戏院或公共交通工具上接触病患而感染流感,是否意味学校又再关闭一周?下个月一位老师或校工发生同样情形,又再关闭学校???

一场流感,让我们看到人性的弱点: 贪生怕死、
冷漠无情、自私、无知、没口德......

lee swee meng said...

我们怕因为我们无知和我们不知道。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就见到人的“真和虚“的一面。苏格拉底成为伟大的哲学家是因为和他太太互动。

杰胜 said...

不必去理会那些“人”的眼光!
其实这些病毒的感染他们难道没有责任一起面对吗?把人置身于外对这件事情真的有所帮助吗?这想法未免太天真了吧?

诗琴(姿秦) said...

像这种情况我也感同身受过,明白家属的心情,因为人们的无知,对于我们的伤害我还铭记于心,但现在的我也不想去计较了,其实与病毒对抗,是社会大众人人的责任,我觉得任何人都无法置身事外的。人人都由卫生意识的话,其实流感也不会扩散得太严重。所以,别理会他们说什么,只要活得问心无愧就行了~~

thepplway said...

感同身受是很重要的社会资源,有一天,你们将是鼓舞更多人勇敢的面对困难的群体。加油!

Anonymous said...

民智未开,无可奈何。

啊利 said...

才找到这篇文章。
人性,真的很脆弱。在困境中,更能看见不可不知的人性。

宝贝-宝贝 said...

老师,
加油哦。。。
别为了那些无关紧要的人而破坏自己的心情。。。
开学了。。。
想念你噢,老师。。。

YooYee Tham  譚若瑜 said...

老師你好,
希望你和家人都健康.
我是中國報副刊記者, 正在著手做一個主題, 恰好就是你這篇文章的內容, "流感居家隔離的心聲'不曉得能否與你詳談? 煩請聯絡我: yooyeetham@gmail.com 019-384 7683 希望你能夠協助,感激!

另外,也歡迎大家提供看法:
大家對A型流感是否反應過敏或輕率?
如何做正確和更有人性的自我隔離?

尊重各位隱私,可匿名發表.謝謝

若瑜

芊芊 said...

csl:
好久没有你的消息了
我和小虾子都很想念你呢!
我知道你一定很忙
办要事重要,等有空再回复我
三剑客少了你,实在没意思..呵呵
祝你开开心心,生活愉快!

思问者 said...

流感让我们更理解自己的脆弱、有限,也更体会人内在的恐慌。

其实,最恐慌的应该是他们,所以数据才不清不楚、指令也不清不楚,基本上是照章行事,而没有培育人们内外在的抗疫能力。

无论如何,保重,因为我的地区原本也是黑色的,只是他们没有填上去而已——当然划出疫情黑区原来也是没有什么作用的,如果不积极重建人民的身心灵健康。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