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1, 2009

他毕竟还很年轻

数天前叶新田在新纪元学院的毕业典礼上致辞时被一名前毕业生挥拳袭击。叶氏鼻梁挂裁,血流滿面,狼狈不堪。

对于打人者的行为,各界深表遗憾并加以谴责;对于打人者的动机,各界议论纷纷。有人说是模糊视线的苦肉计,有人说是某方雇用欲令叶氏难堪的“打手”。

报章封面的角落这么写:台上打人,台下鼓掌。

姑且不谈叶新田的功与过,暴力是解决不了事情的。文明法治社会须依循法律来解决纠纷。

打人者太冲动了!他对新院的爱令新院承受不了;他的行为叫父母师长太沉重。

打了叶新田后,事情就能解决了吗?

好比闹情绪的千金小姐砸破古董花瓶泄恨。搞不好还被人误会是挺柯派或家捍会等指使的!

我为新院栽培出如此鲁莽失德的学生感到遗憾。

然而,我们最终还是得回到问题的根源:他为什么要打叶新田?

他对叶氏极度不满,无从宣泄。

他为什么对叶氏不满?是对新院爱之深,使他对叶氏“打”之切?

这可怜的鲁莽年轻人昨日被逮捕了(有一说是自首),在他面前,是怎样的一条道路?

我不是要合理化打叶的行为。毕竟,他已成年,应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但是,我恳求叶氏和社会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

因为我深信他的失常举动不是要哗众取宠或逞英雄。

我深信他心中充满着对新院的爱......

7 comments:

thepplway said...

爱很抽象,因为现今的人被物质的世界包围,因此“感觉和看得见的”成为了个人行动的最先考虑。

如果我们能够将事情看得简单一点,可能问题不是那么的严重。

一个是打人的一个是挨打的,旁人的情绪固然是正常的,但是不应该比这打与被打的人更不成熟。

难道这就是教育工作者不敢面对失败的自我掩饰的叫嚣?

一记重拳牵引出社会不同的嘴脸,的确值得深思。

slchong said...

教育是很不简单的工作。
当我遗憾新院为何会教出“这样”的学生时,我承认,这种想法对新院老师是不公平的。
内在因素、外来因素和许许多多的因素导致“打人”和“被打”事件的发生。
这一记重拳,的确值得深思。

thepplway said...

哈哈,还是逃不开一般思维,因为在处于被动的新院8年+更长时间服务的柯博士团队的确是有自由在愿意聆听真相的场合分析问题。

但是,毕竟被排除在权利架构外,架空了对话的机制,完全是叶派的作为,如此环境,制造了思绪问题,已经是难于控制的,这不能完全怪责新院教职员的。

作为教师他们可以只谈课程,不谈其他,但是作为华教工作者,他们不能对面对的打压无动于衷,勒令学生们停止思考。

简单思维的确可以解决简单的问题,但是被扭曲的事实必须抽丝剥茧的精神来仔细分析与解读。

可能我们还必须探讨为什么当年林连玉先生阻止学生罢课?是保全大局还是有其政治目的?

这些都不能一概而论的,痛心可以成为一种关注,同时也可以变成对无辜者的伤害!

黑翼 said...

黑翼不了解那么多的事情

只是简单觉得,
他的思想没错,
但打人行为却错了。

也许这是“没权”的人类
只能用“拳”解决事情的悲哀。

这是全人类的无奈
也是他的可悲。

slchong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Chong SL said...

黑翼:
他的可悲之处,不正是教育的可悲之处吗?
无奈?慨叹?
孩子,解铃还需系铃人啊!

lemontea said...

我是觉得, 法律还是要跟
大人者应被罚, 但罪行应被减轻
不能因为他是学生, 而随便宽恕他
这样一来大马法律岂不是开倒车?
我是有看报纸一点点, 我是觉得新纪院风波不应发生
舍旧取新是一定的..
或许新院长会更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