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30, 2009

马华气数已尽?

不晓得你是否开始对马华总会长翁诗杰“炒蕹菜”的言论感到厌烦了,我呢,已经是到了“不胜其烦” 、“烦不胜烦”的境界了。

那日与朋友闲聊谈起,朋友说:“让他去吧!他被别人孤立、排挤、欺压了二十年,现在大权在握,总得让他出出闷气,这叫吐气扬眉。”


在前马华的领导层人才凋零的情况之下,独行侠成为马华硕果仅存,可担大任的新领导人选。在前总会长黄家定的“祝福”下,终于登上了总会长的宝座。

无奈在党选中,中央代表跟大头翁开了一个玩笑,点来了一道蕹菜配。

于是,善于咬文嚼字的老翁炮制了不少富哲理的经典名句:
“马华领导核心里只有一个领头羊,不可能有兩头马。”
“黑的永远都是黑的,不要期望黑的能漂白成为白的!”

对手蔡细历也不是省油的灯。在深明大义对岸喊话“老二始终是老二,小弟懂得做人” 、“蕹菜若不放太多峇拉煎炒便没问题”等言论之后仍落得只捡个“政府政策监督局”主任这个“不入流无品小官”之后,许多人开始指责老翁漠视1115名給予老蔡支持的中央代表,老翁不尊重中央代表!

相比之下,我更加怀恋“被边缘化”时期老翁演讲时的风采。滔滔不绝、出口成章、引经据典。升上交通部长及总会长宝座后之后,老翁讲话格外小心、作风趋于保守,在他重大议题上或模梭两可或轻描淡写,没有论述。

看,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46亿令吉丑闻 ,老翁以“很头疼”三字真言轻轻带过;农历新年接受专访,老翁说“马华不能因為要得到华社的支持,而盲目讨好华社……马华必須让华社看到长远性的问题和隐忧,引领他們去明白不同层面的问题”。

询及马华对未來一年的展望,老翁指出,马华将持续专注党改革及转型事项。

“转型”的其中一个步骤,是《星报》的主要掌舵人,署理执行主席陈国贤将在六个月内离职?
“转型”的其中一个步骤,是加强对马华拥有的报纸的控制,换上属意的人选?
“转型”的其中一个步骤,是继续保留马华所持有的22%南洋报业股权?
“转型”的其中一个步骤,是安插心腹排除异己?

3•08后的政局清楚显示华印民族在民联执政的州属里所享有的政治权力分配,是国阵政府50年来所办不到(不愿意去做)的。随后的政局演变考验自称代表本邦600万华人的马华的代表性,凸显其“当家不当权”的窘境。每当族群权益受到严重损害时,马华无法制衡其专权傲慢的盟友而采取自我矮化政策。这种驼鸟精神叫广大的华社“伤心的人更伤心”。

老翁在308全国大选后倡议马华转走多元种族路线。他认为马华急需转型,以避免该党在华裔人口于未来下降至10%时,重蹈国大党被边缘化的困境。然而许多评论员却认为“如果马华要转型,却又没有这些华裔选票的基础,将会是一项比‘自杀’还要‘残酷的自杀’”。

尽管马华幕僚如马华终身学习执行主任郭义民坚称“不管是从理论、历史、宪法或马华党章来看,马华本来就是一个走多元种族路线的政党”,“马华的本质是走多元种族路线的,只是走得不大好,所以才面对大选成绩的挫败” ;曾担任前马华总会长黄家定新闻秘书的吴健南也说“马华自1949年创党以来,虽然因为巫统和国大党的成立,必须成为单一种族政党,但是马华还是一直在尝试走多元种族路线”。

“马华本来就是一个走多元种族路线的政党”、“马华还是一直在尝试走多元种族路线”与老翁提倡马华转型走向多元族群路线,显然是自相矛盾的。既然“本来就是”和“一直在尝试”,怎么还倒回“提倡”的阶段?此外,党章规定马华只招收华裔党员。马华既然是单元种族政党,却自诩走多元种族路线。看来马华首要任务是弄清楚“我是谁?”才来制定方向再出发。

各种迹象显示马华“对内斗争有余,对外抗战无力”。马华何时才能吸取308的痛苦教训?何时才能抽离个人权利斗争的游戏?

6 comments:

辩狂 said...

所以说,华基政党和华团最大的分别就在于前者上有老佛爷的压制,下有盟友的威胁,有话不敢说,只能做个听话的孩子;后者就不一样啦,目无尊长,大大一张嘴,你相封也封不住。
手握大权的代价恐怕就是小心说话,字字讲究吧,这或许对之前正气凛然的老翁来说是一大考验,不过,他似乎做得不错,四两拨千斤的技术又上一层楼了。
我在想,他以后的回忆录里会不会出现“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字句,拭目以待……

thepplway said...

老翁曾经力图狂澜的说,马华必须转型:走多元族群路线,后来黄家定有意让位后,这提倡就变绝唱了!

可见翁在没有官职的时候是应该看似有进取心的人,但是一旦官职加袍就经常语无伦次,甚至颠倒是非了。

用透过现象看本质的验证法,翁是应该机会主义者。不但是现在,在和反对党辩论的时候就已经是国阵打压人民与反对党的好棋子!只有邓章钦才说他是好人,好笑!

Chong SL said...

所以,我可以理解何以杜乾焕被称为“民政良心”,但我至今还不明白为何老翁会被称为“马华的最后一颗良心”!

他那空洞的言论总让我觉得他在狡辩,十足机会主义者(opportunist)!

有话不敢说就可以“投机”?

我不否认许多时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自认无法跳出框框,所以我不参政,可以超越政党,评论政治。

不在江湖,畅所欲言。哈哈!

黑翼 said...

官字两个口。
他们总有“上口”不对“下口”的时候。
不同情况,不同情势
就用不同的口。
美其名,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既然那么无奈,不如让贤给
“征战沙场”的江湖人吧。

我等“江湖百姓”,在旁看他们
演那江湖恩仇吧,
闲时要几粒花生,评论几句,
比尔等快活得多了

Chong SL said...

黑翼:

英雄所见略同。
什么时候我们一起煮酒论英雄,笑傲江湖?

黑翼 said...

黑翼比较享受
“泡茶看狗熊,动物园游记”
哈哈~~

开个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