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2, 2009

朋友的故事

一位署名平凡女子的朋友在《当今大马》发表了一篇有关陆老的文章,呼吁各界放过老人家。她以慈悲宽阔的胸怀对待老人,使我深深感动。兹将该文张贴在此:


《风采》应该向我学习 平凡女子 | 1月22日 傍晚6点48分

《风采》杂志的记者自称,“前往采访陆老师是要找寻事情真相,也希望当‘骚扰女记者'事件平静下来,陆老师在‘自我沉淀、自省慎独'后,能够真心剖白事情经过。”为此,《风采》锲而不舍,终于成功登门造访,还成功拍下多张照片作为有力的证据。

姑且不论《风采》造访陆老的动机是什么,这两天以来各界的声讨,是《风采》始料不及的,正是“偷鸡不着蚀把米”。

我的简单故事

我写这篇文章,希望能收“写,是为了不写”之效。

我是其中一名受害者。事情发生在2004年,我为了做有关华教的研究,单身匹马走访陆老。后来发生的与其他受害者的遭遇雷同。

过后,我向指导老师倾诉。指导老师后来致电到董教总投诉。不久,据称陆老被带到台湾接受为期几个月的治疗。听说治疗不见功效,所以身边的人都不甚积极。

我当时为何选择缄默?

事情发生后,我选择了保持缄默。不是怕被人以异样的眼光看待,也无“姑息养奸”的心态,而是由于:

(1) 我曾经去老人院作过义工,接触过不少老人。同时,身边的亲友也有类似经验。我坚信这是老人痴呆症的一种征兆。更何况陆老当时已过古稀之年,许多人六十多岁都开始痴呆了。

(2) 基于认同陆老对华教的贡献,我选择原谅这位患病而身不由己的老人。

何处染尘埃?

性骚扰女记者事件曝光后,陆老发表了3点声明,公开道歉,并辞去教总及林连玉基金顾问二职,不再参与任何公开活动后,生活形式已作出改变,深居简出。对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来说,这是他最诚意的悔过。

据悉,陆老的家人已咨询专业医生的意见,以寻求最适当的诊疗方式来协助陆老。这时候,他们最需要的是一片宁静的空间。

既然如此,为何还是有人还要去干扰他们?就算让你证明到陆老确实有骚扰女性的倾向或毛病,那又怎样?你有何对策?你准备如何帮助他和他的家人?

在此,我恳请各位以慈悲的胸怀,放过一个风烛残年的老翁,放过一个为华教斗争付出50年的青春而落得两袖清风、晚节不保的老人家。

最实际的方法是:从这一刻开始,大家停止撰写或回应有关陆老性骚扰的事件。

我相信你是智者,你懂得该怎么做。

5 comments:

Susuteh 奶茶 said...

智者能分清是非,愚者不能。
不论文章如何感动大家,还是说明了一个关键性问题,就是陆老真的有病在身!

黑翼 said...

如果双方都是受害者,
那双方都有权去批评对方
或捍卫自己,
只是,这样有意义吗?

病,并非陆老想要,
被骚扰,并非女方想要,
那谁该怪谁呢?
这只能看个人立场在哪了。

而身为局外人的黑翼,
看到的,只是一个双输得局面,
不是吗?
放过别人,就等于放过自己,
宽恕自己,宽恕别人。
也学会保护自己吧

slchong said...

陆老与女记者是双输了,但某方却双赢呀。
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的人!

Susuteh 奶茶 said...

不对!如果是有病在身,动作怪异,是有可能的,如精神病患者,就算杀了人,也不能追究,所以要看实情。
有病,就又药,,病能然人糊涂,药也是可以。
这点不是贬记者,挺陆老,而是客观性的探讨。
差点忘了,,,奶茶本来就不看风采及南洋,,,,罢买更好,,不用浪费报摊的位置,,,哈哈哈!

slchong said...

奶茶:

可否可我一个email?
我们讲“悄悄话”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