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9, 2009

离婚前后




别惊讶,别尖叫——因为主角不是我!

这几年来,身边许多亲友的婚姻都陆陆续续出现了状况。

没有孩子的倒还干净利落地离了婚,有孩子的还在拖拖拉拉没完没了。

结婚时,是一对令人羡慕的鸳鸯;离婚时,是一对令人不敢恭维的怨偶。

对方的优点现在都成了缺点。难怪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婚姻像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 大作家钱钟书先生在《围城》中的这段话得到许多人的认同。

我是个积极的人,不甚苟同钱先生的高见。我认为婚姻成熟了的爱情的果子,是一种夫妻权利和义务关系的契约。好的婚姻使爱情走向成熟,而成熟的爱情是更有分量的。

婚姻不同爱情。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婚姻则涉及到夫妻双方的人身关系、财产关系、权力关系、亲属关系等方面。如果有了孩子,还包括亲子关系。

婚姻是两性关系的一种主要形式。无论从实践还是从理论看,爱情可以超越婚姻,婚姻不能左右爱情。

尽管如此,我认为婚姻应当以爱情为基础。没有了爱情的婚姻是变质了的婚姻,这种婚姻好比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勉强维持下去,只有越伤越痛,倒不如快到斩乱麻,长痛不如短痛啊!更何况天涯何处无芳草?即使没有了他/她,即使孑然一身,日子还是可以过得很好。让我向你述说发生在我周围的几个真实的故事。

先说我的父母吧!

我的父母在1964年结婚,1974年离婚。间中经历了无数次的离离合合。那个年代虽说已有恋爱自由,我的父母却是经媒妁之言撮合的。父亲是蓝领阶级,家里许多事情还得依赖有两分钱的老祖母。没有爱情为基础的婚姻,在老妇人一再作梗之下,终于经不起考验。从我满月没多久就一直不停地离离合合。之所以离离合合不外是为了孩子。

最终,母亲在外家的劝告下跟父亲离婚。70年代中旬,离婚是大件事。父母离婚的官司还被北马最畅销的中文报《光华日报》报道呢!那时,不知情的左邻右舍还道:“那男人还真可怜,收入不多,又要养妻儿又要养父母……还跟法官求情让他过年过节来探望女儿,买衣服来给女儿穿,买东西给女儿吃,真难得呀”

三十多年过去了,我没见过他的脸孔,没有吃过他买来的东西。若是等他买衣服来给我穿,我早就冻死街头了。

而母亲,在那个时代,那个离婚率千万分之一的年代,已注定了她的命运是不幸的。离了婚,就意味着要面对一定的舆论压力,同时,还得为柴米油盐酱醋茶而奔波。人言可畏,再加上一些“有心人”、“多心人”和“多情人”,许多麻烦因此出现了。但是无疑的,她比以前快乐。

而我呢?我继续过我的寄人篱下的生活。我身上穿的有三姨婆的旗袍四姑婆的沙龙大表姐的长衫改良过来的衣服。仿佛没送我几件衣服的都不是好人。我对她们的“热情”照单全收。

我时常在想,母亲的决定明智的。我不敢想象继续留在另一头家每天吵吵闹闹鸡犬不宁三餐不继的日子该怎么过。可能我小六过后就辍学,可能我已成为离家出走的少女,可能……

我应该感激这样的际遇(我不说是命运,我说过,我是个积极的人)。十几年四处寄人篱下的日子,六七年半工读自给自足的求学生涯,这样的际遇让我懂得自力更生,使我领悟人生的意义,感受人间的冷暖,使我更坚强更成熟。

而母亲呢?女人没有多少青春经得起耽搁的,一耽搁对女人就已成百年之身。母亲及时把握她剩余的青春选择她梦寐以求的生活。

至于父亲呢?我不知道。如果天使肯成全我一个心愿,我相信我会要求在我的记忆中把他的名字给删掉。

看,离了婚,不拖不欠,依然可以各自精彩。但是,别误会,我不是在“唆使”你离婚!

下一篇,我要告诉你三个迥然不同的个案。

10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让我这个单亲家庭的孩子也说说话吧
我家是典型的小康之家
一家就只有三口,我父亲、母亲和我
这样的小康之家,关系应该很密切,感情应该很好
可是不知何故(至今也不知何故),我就是跟我父亲过不去
可能(只是猜测)是他有的一些兴趣刚好是我最讨厌的吧(抽烟、喝酒、赌球)
所以到了中学的叛逆时期,我几乎一个月跟他说不到10句话
但是我很清楚,他是爱我的
只是男人可能比较不会,或不敢表达自己的爱意
只能借由物质上来满足我
可是我不知足,人很贪心,我对妈妈的态度和对他的态度截然相反
他有时和妈妈吵架也会搬出这点来作为燃点
可能他觉得是妈妈唆使我这么做的吧
其实不是,我就只是纯粹地不喜欢他
直到我读中四那年他心脏病爆发去世了
我一滴眼泪也没留下
可能我还不清楚我父亲是永远的离开我了
他之前的早出晚归对我而言已经习以为常
所以他去世后的一个月
我甚至不觉得生活有什么大改变
直到一个月后的一天
我突然问自己一句:“为什很久没见到爸爸了?”
我才愕然发现,我这辈子再也没机会见到他了
他永远地离开我们了。
子欲养而亲不在是大家熟悉到甚至觉得老套的话
但是它很真实
很确切
对父亲的不孝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
我知道他和妈妈都对我很好
他们不求我考试拿第一名
不求我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只希望我好好健康成长
但是我似乎一点也回报不了他们
父亲死后,我知道我不可以让遗憾再来一次
所以我对妈妈的感情比之前更好了
当然我不是为了避免遗憾才这么做
只是真的觉得人生苦短,所以那天打到及时行乐那题,我其实很多感慨,但是我不知道如何表达出来,现在有个平台让我诉说,希望老师不会觉得我太唠叨。

Chong SL said...

我和你的情况不同。

你的父亲在精神和物质上都没亏待你。我的情况则不然。

我知道他的存在,但是对于我,他的存在是没有价值,没有意义的。

我从不编织借口来原谅他,比如说情况所逼、夹在母亲与妻子之间的为人子为人夫之两难.....因为我知道原因是 —— 懒、依赖、好赌。

虽说我应该“感恩”于他让我有这么一个成长的磨练,然而我已经把所有的账都记在他身上。

没有所谓的原谅或遗憾,因为对我已不重要。

黑翼 said...

黑翼
生在在一个很好的家庭
没有面对类似的问题
也不知如何去了解。

不过,
黑翼比较想谈谈时下的青少年问题

如今,
性对青少年而言不再是神秘的存在
因此也爆发了很多问题。

年轻夫妻屡见不鲜,
然而,其中会有多少个会
维持那夫妻之道呢?

黑翼总会想
他们连自己都无法照顾了
如何维持那个家庭呢?
那有一天爆发问题了,
连基础都没有的他们,是不是更容易分开呢?
那孩子呢?

家庭,
是一门需要
成熟思想,好的机遇 ,对的对象
旷阔的胸怀,互相的包容,
人生经验的累积等等因素
组合而成的学问。
缺少了一样,都会成为离异的导火线。

因此啊,
青年也好,大人也好
就当为了这个世界上对
“家”这词带有幸福的定义上
好好想清楚才“成家”吧

Chong SL said...

黑翼好幸福哦!

大学不允许你们男女同住在一间房子,虽说是过分限制和保守了一点,但从另一角度看,也有其正面的作用,可谓"用心良苦"啊!

许多大学和学院,住在宿舍外的学生可就"自由"多了。结果为了“自由”故,学业、家庭和“孩子”皆可抛。那就是黑翼所谴责的情况。

始终认为,华人对“家”的观念是最优秀的文化。

宝贝-宝贝 said...

老师,
我了解。。。
虽然我的父母都在。。。
也没有离婚。。。
可是,
我们兄弟姐妹都打从心里抗拒这个父亲。。。
有个不自爱的父亲。。。
好赌。。。
不顾家。。。
整天跟些不三不四的流氓在一起。。。
让妈妈伤心。。。
我们从小到大,
都要妈妈一个人辛苦撑着这个家。。。
爸爸从来没拿过钱回家。。。
有也是很久很久才一次。。。
如果等他养我们,
也许我们都会饿死了吧。。。
我知道兄弟姐妹中爸爸最疼我。。。
可是我还是不能忍受他的不负责任。。。


真的很希望爸爸能够醒过来。。。
减轻妈妈的负担。。。
还有四个弟妹还在求学。。。
妈妈的负担真的很重。。。


就像老师说的,
他的存在没有价值。。。

Chong SL said...

亲亲我的宝贝:

至少,你的父亲还疼爱你啊!

真希望他早日觉今是而昨非,不要再辜负你母亲。

还好,你有一个坚强能干的母亲。世上只有妈妈好!

我们一起为你的母亲喝彩!

杰胜 said...

爱的真谛来自于,子曰:“爱之,能勿劳乎?忠焉,能勿诲乎?”二千多年前,孔子就把爱的真谛说得那么清楚,但我们这些后人竟糊里糊涂,疏不知其精神所在,更不知去实践它,真是汗颜!

诗琴(姿秦) said...

我很庆幸我有一个幸福的家,虽然在很小的时候爸爸就去世了,得负担的东西也比别的同龄孩子多。
但是,在我的记忆里,我的父亲是个顾家的好丈夫,爱孩子的父亲。
虽然他的离开让我必需提早成长,学习承担。但我觉得不是我命苦,而是对我的考验,吃的苦中苦,方为为人上人嘛。
所以我是很幸福的。=w=

gardenofadam said...

或许,你需要更加的理解他们为何要离婚?从厨房到闺房,从心灵到感情。爱过的人才知道离别的可贵,可是,买张离婚车票,需要很大的勇气。

婚姻的延伸,从精神到物体,都不能缺一。

小虾子 said...

SUISUI的老师好,虾子来捣蛋了!
您的学生真的幸福,每天可对着漂亮的老师,听她细心教课,相信您和学生们一定打成一片,可想像您和学生们闹哄哄的上课情景!
每个人都有他/她的过去和故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希望CSL可对过去的事慢慢的释怀。
打开那关闭已久的扇窗,让新鲜的空气有机会进来,也许有另一番的体会。
过去不能重来,但未来却可改编,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