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 2009

Bravo, 苏丹依德理斯师范大学辩论队!



































这次,你们同样的从美丽的绿岛,我可爱的家乡– 槟城打电话来报捷。

第一场,你们说: “五五波, 有机会。”

第二场,你们说: “队手强,前程未卜。”

第三通电话, 你们说:”老师, 我们赢了,得了冠军了耶,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Bravo! 棒极了!

几个初出茅庐的家伙,凭初生之犊不怕虎之勇,从“鸟不生蛋” 的不毛之地丹绒马林,舟车劳顿北上向卫冕冠军叫阵。

你们不是没有顾忌的。诚如你所说:“想赢,但不怕输。”

就因为不怕输,就因为输得起 ——你们就这样过四关斩十六将,越战越勇。

直到大会宣布你们是总冠军的那一刻,你们还是无法相信这是事实。

兴奋 + 难以置信 + 疲累 = 茫茫然。

我不知道你们当中有几个是“茫茫然”的,但是,我知道,至少 —— 你是。

连续几场夺下最佳辩论员,你对自己或许有些许的信心,对大队的实力则不然。

终于,回到了宿舍,你立刻上 msn messenger。你还在“贫者不仁”与“及时行乐”两道辩题上庸人自扰。你、我、伟豪、求真在凌晨一时连线上了。你“滔滔不绝”地把我们“带到”比赛现场。你坚持对手很强,不明白为何你们会在两场皆以4:1胜出。从你的转述中,我作了这么一个结论:对方的立场、定义等都很专横霸道,这不是辩论之道。换句话说,对方作茧自缚,绑死了自己,扼杀了自己,输给了自己!

这是让你“耿耿于怀”之处吧!

别傻了,你们不是捡到个“便宜冠军”或“坐享渔翁之利”。你们付出极大的代价赢取的!

(或许,无敌是最寂寞的。比赛完毕,方向没有了,在万籁俱静的夜里,莫名的失落感悄悄地爬上心头,对着漫漫长夜,你只好眼睁睁到天明。)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你们肯定不再是你们。

在辩论的过程中,你们思考,你们成长,你们不断地进步。

不谈失去了的时间、牺牲了的睡眠、放了手的作业 …… 你们得到的,还有友情与喝彩。

(这道数学题我帮你们算过了,答案是正数。)

你们赢取的——何止是冠军宝座而已?

Bravo, 苏丹依德理斯师范大学辩论队!


(谨以此拙文送给最佳辩论员张康文并恭贺苏丹依德理斯师范大学辩论队荣获2009年北辩赛冠军。)

14 comments:

辩狂 said...

是的,这次的收获肯定是正数,虽然无法把最好的一面呈现给大家,虽然牺牲了很多别人认为不可牺牲的学习时间,虽然几种病一次过迎面而来,但是回想到自己一路走来,真的成长了很多很多,不管是对辩论的了解与思考,还是对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认识,都学到了很多很多。我一向是完美主义者,所以对于这次比赛是借着对方的漏洞爬上最高峰,心里有点不踏实,没有胜利的感觉。诚如一个观众所说:“评审找不到你们赢的理由,但是找得到对方输的理由。”所以我不甘心,我不甘心为什么进入了决赛,却无法带给大家决赛应该有的水准,所以得了冠军后,我没有喜悦的心情,跟老师谈论决赛时也难免有灰色情绪。
我现在能做的就是抛开所有名,所有利,还是以初生之犊的姿态面临接下来的比赛或活动,唯有以这种姿态去拼,才能更有收获。现在我的座右铭是“从零开始,从新出发。”

Chong SL said...

我那晚跟求真说了,康文赢得不开心,不爽,因为他不甘心。

不甘心没有发挥得淋漓尽致!不甘心赢得莫名其妙!

以一个辩狂,一个深具辩论精神的辩狂来说,越刺激的比赛就越有兴致。

期待交锋时擦出的火花燃亮越辩越明的天空!这是辩狂的期待。

知康文者,莫如我也!

辩狂 said...

辩论是一场show,一场表演
我可以输
但是我不允许自己浪费大家40分钟的时间看一场没有意义,没有激情,没有知识的表演
这不只浪费大家的时间
也否定了我们的努力
这次是很好的教训
一定会好好检讨 ^^

黑翼 said...

没有看过比赛
不知道情况怎样


能抓住对方漏洞而“追击到底”
也是技术的一种,不是吗?

辩论也许就像拔河
能趁对方松懈的一刹那而全力追击
把辩题的立场拉来我方
也是一种方式,并非取巧。


狂者
相信更享受
一往无前,无所畏惧的硬拼硬吧?
没有花巧,只有纯能力的对决
是辩狂向往的吧!?

北辩决赛,也不过一场比赛而已
未来还有世辨、全辩等舞台
等着你们去发挥
把整体水准再提高些吧~
“初生之犊”的舞台还很广

暂时
就休息一会
再继续往前拼吧~
加油

辩狂 said...

谢谢老师和黑翼的开导
技巧和知识都是我追求的
但是后者更重要一些
因为华而不实的辩论我是不喜欢的
就像我请教一个评审
我应该如何进步
他说:“不二法门就是读书。读越多,懂越多,能力自然越多。”
这次的比赛,让我看到自己的渺小
无论是知识的驾驭,技巧的运用,心理的调试
都是要努力的
不知道这几个发言会不会给人感觉我是个悲观主义者
但一次次的比赛只是让我更清楚自己的不足点在哪里,这是悲观吗?不知道,呵呵

黑翼 said...

不是悲观
如你自己说的
追求完美的主义者

这是一种很好动力
但别成为摧毁你的力量哦

jayson said...

我总觉得不能满于现况,一定要好好加油哦!

Chong SL said...

Jayson,

魔鬼式的训练和功课的压力没有令你对辩论的热诚降温,实在可喜可贺!

孺子可教!加油哦!

杰胜 said...

哈哈,还得谢谢老师一路来的鼓励与支持!

Anonymous said...

无敌最寂寞,高兴就好。无言。
认清自己的不足是好的,
也是你们应该做的。
老师,你也一样。

老师,什么才是辩论之道?

辩狂说:“评审找不到你们赢的理由,但是找得到对方输的理由。”我没看比赛,不过我欣赏辩狂的自知之名。

Anonymous said...

老师你好,敞人真诚的想请教一个问题,请务必回答,感激不尽。
诚如上一位同学而言,想问:何为辩论之道?敞人曾在比赛现场,当然辩论之道仍是肤浅,因此希望老师多多抬爱,望多赐教。

Anonymous said...

说漏了几个字,是敞人的辩论之道,辩论经验仍是肤浅,造诣不深。对了,忘了恭喜师大。

Anonymous said...

现在不流行不耻下问了吗?不过,还是不敢比耻。哈!
小小建议,希望老师可以提辩论之道,也解释辩论之道,才不怕引人误会。如此而已。谢谢

LAM Honloong said...

有如此美丽的老师,
我想,办法我也会充满干劲的搞辩论!

为什么, 工大就是没有?
应该来场友谊赛,
让双方老师们联谊联谊啦.
明年啦, 明年我回国了. 应该.

年轻工大的, 我们还没见面,利用一下你们的名字可以吧?

师大工大,
别丢臭鸡蛋!